内行

前两天白鸦在Twitter上说:“大老板说了,高级人才不给我数量限制,找到多少要多少。我要产品设计师,唯一的标准就是“职业网虫”、“职业网购狂”。有兴趣的兄弟聊聊啊~~”看似简单的招聘条件实则不简单。

无论是业内的产品设计人员还是IT公司的HR,一个千古不变的话题就是“什么样子才是优秀的产品人员?”或者是“优秀的的产品人员应该具备什么样的素质?”虽然我们可以罗列出N多条硬技能和软技能条件。但是当我们看看那些成功的产品人的时候,无论是国外的乔布斯、比尔盖茨,还是国内史玉柱、俞军。我们很难在用这些教条的规则去评价什么。但是我们发现这些人都有一个共同的特质,那就是“内行”。

内行:对某种事情或工作有丰富的知识和经验。

继续阅读“内行”

乔布斯:影响我一生的三个故事(转)

我今天很荣幸能和你们一起参加毕业典礼,斯坦福大学是世界上最好的大学之一,而我至今尚未从大学中毕业。说实话,这也许是我生命中离大学毕业最近的一天了。今天,我想告诉你们我生命中的三段经历,并非什么了不得的大事件,只是三个小故事而已。

生命充满因缘际会

我在里德大学呆了6个月就退学了,但之后仍作为旁听生混了18个月后才最终离开。故事要从我出生之前说起。我的生母是一名年轻的未婚妈妈,我出生时她还在读研究生,于是决定把我送给其他人收养。她坚持我应该被一对念过大学的夫妇收养,所以在我出生的时候,她已经为我被一名律师和他的太太收养做好了万全的准备。但在最后一刻,这对夫妇改变了收养一名男孩的主意。这时候选名单上的另外一对夫妇,也就是我的养父母决定收养我。但事后,我的生母才发现养母根本就没有从大学毕业,而养父甚至连高中都没有毕业,所以她拒绝签署最后的收养文件,直到几个月后,我的养父母保证会把我送到大学,她的态度才有所转变。

17岁那年,我愚蠢地选择了一所几乎和斯坦福大学一样贵的学校。我父母处于蓝领阶层,他们几乎把所有积蓄都花在了我的学费上面。6个月之后,我发现自己完全不知道这样念下去究竟有什么用,所以决定退学。当时做这个决定的时候我其实是非常害怕的,现在回头去看,这是我一生所作出的最正确的决定之一。从我退学的那一刻起,我就再也不用去上那些我毫无兴趣的必修课了,并且开始旁听那些看来比较有意思的科目。

但是这并不是那么罗曼蒂克。因为自己没有宿舍,我只能睡在朋友房间的地板上;我去捡5美分的可乐瓶子,仅仅为了填饱肚子;在星期天的晚上,我需要走7英里的路程,穿过整个城市,只是为了能吃上饭———这个星期惟一一顿好一点的饭。但是我喜欢这样。我跟着我的直觉和好奇心走,遇到了很多东西,此后被证明是无价之宝。
继续阅读“乔布斯:影响我一生的三个故事(转)”

乔布斯关于设计的一段经典发言

最近在看《应需而变》里面有一章中谈到,”技术、特性、体验”,其中引用了一段乔布斯的经典言论,摘录如下:

“当你开始处理一个看似十分简单的问题,你可能没有真正意识到其复杂性。当逐渐深入后,发现其复杂之处,随之而来的则是很多复杂的解决方案。其实这只走到一半,这也是大部分人止步的地方……但是真正睿智的人会继续寻找答案–问题的本质,然后提出优雅、漂亮的解决方案。这正是我们在Mac上所想做的。”

这段话出自于iPod诞生前17年、iPhone诞生前23年,乔布斯精确的说出了产品的”进化论”

苹果CEO史蒂夫·乔布斯:我如何工作

“真是一群白痴”
当时在苹果负责MacOS人机界面设计小组的柯戴尔·瑞茨拉夫(CordellRatzlaff)认为,将丑陋的旧界面装在优雅的新系统上简直是个耻辱, 于是他很快便让手下的设计师做出了一套新界面的设计方案,新界面尤其发挥了NeXTstep操作系统强大的图形和动画功能。
但现在没有资源也没有时间去将这个新界面植入MacOSX了。数月后,苹果所有参与OSX的研发团队在公司之外召开了为期两天的会议。会上,人们开始怀 疑如此庞大的新系统能否完成。当最后一个发言的瑞茨拉夫演示完新界面的设计方案后,房间里响起了笑声,“我们不可能再重新做界面了。”瑞茨拉夫回忆道,“ 这让我非常沮丧。”

两周后,瑞茨拉夫接到乔布斯助手的电话。乔布斯没有看到这个设计方案——他没有参加那个会——但现在,他想看一眼。这个时期,乔布斯还在进行他对所有产品团队的调研。瑞茨拉夫和手下的设计师们在一个会议室里等着乔布斯出现,但乔布斯一露面,随口而出的却是:“一群菜鸟。”

“你们就是设计MacOS的人吧?”乔布斯问道,他们怯怯地点头说是。“好嘛,真是一群白痴。”

乔布斯一口气指出了他对于老版Mac界面的种种不满。乔布斯尤其讨厌的是,打开窗口和文件夹竟然有8种不同的方法。“其问题就在于,窗口实在太多了。”瑞茨拉夫说。

乔布斯、瑞茨拉夫和设计师们就Mac界面如何翻新的问题进行了深谈。设计师们把新界面的设计方案展示给了乔布斯,会议才算圆满结束。“把这些东西做出来给我看。”乔布斯下了指令。

设计小组夜以继日地工作了3个星期来创建软件原型。“我们知道这个工作正处于生死边缘,我们非常着急。”瑞茨拉夫说,“乔布斯后来来到我们办公室,和我们待了整一下午。他被震住了。从那之后,事情就很清楚了,OSX将有个全新的用户界面。”

乔布斯对他曾经跟瑞茨拉夫说的一句话依然印象深刻:“这是我目前在苹果所看到的第一例智商超过三位数的成果。”瑞茨拉夫对于这样赞扬喜形于色。对于乔布斯而言,他要是说你的智商超过100,这就是莫大的认可了。
继续阅读“苹果CEO史蒂夫·乔布斯:我如何工作”